IMG_1316.JPG  (紗帽谷)


上周五的夜晚,是我這輩子很難忘記的一天。我想我再過10年也會記得這件靠杯的事情。

我被性騷擾了,在男湯。

這樣寫一定沒人看得懂,我從頭開始說起好了。

我媽因為化療的關係,隨著化療次數的增加,藥物毒性的累積也越發強勢的攻擊。化療簡單說就是一種藥療,這種藥能殺死所有快速生長的細胞。為什麼要殺死快速生長的細胞,因為癌細胞就是人體內快速生長的細胞之一。

化療藥屋基本上是無差別攻擊,它會攻擊癌細胞,但連帶的結果會造成其他身體快速生長的細胞連帶被攻擊。

什麼是快速生長的細胞?

頭髮,所以化療會掉頭髮。指甲,所以指甲會變黑。皮膚,所以皮膚會暗沉。胃酸、胃壁,消化是無時無刻在進行的,黏膜也無時無刻在生成,所以化療的人會嘴破,會吐,會沒有胃口,會日益消瘦,都是因為這些我們每天需要的好的細胞被化療藥物殺死所產生的副作用。化療藥物在降低癌細胞的同時,也在侵犯著正常細胞,影響生活。

正常細胞與癌細胞在化療藥物的攻擊中作戰,在作戰中拉鋸,然後變成檢驗報告與數據;但偏偏身體是戰場。我們就在這些數據中生活著。

化療的毒素與藥性,會隨著療程的進展與次數的增加而累積毒素在身體當中。人體自然有排毒機制存在,但化療的藥物不是普通藥物,總是會累積在體內,所以我媽在做了約5次化療之後,就開始到了越來越無法忍受的階段。吐、拉、便秘、失眠,同時來產生,但醫生說是必然的忍耐過程。

為了降低(排除)毒素累積與增加新陳代謝,我媽開始每天去陽明山洗溫泉。

洗溫泉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由其是台屋的溫泉其實並不貴。在日本,我去箱根洗過一次溫泉,洗一次一萬日幣。

我覺得和陽明山的其實也沒差多少。陽明山有名的的溫泉餐飲店,基本上與日本一樣乾淨,裝潢也還不錯,更重要的是便宜。便宜的原因是台灣的競爭造成的,基本上你去洗大眾湯,大約都只要NT100或是200以內就搞定。

IMG_1268.JPG (喜悅)


這段期間都是去紗帽谷那一帶泡湯。我很喜歡一家叫做「喜悅」的溫泉,他是去年新裝潢的溫泉餐廳,湯屋很大間,大眾池則是穿泳裝泡。

泡湯泡同一家也是膩,我媽開始買不同加的優惠券去泡。有一家叫做「紗帽谷」,這間規定要買優惠券要一次買30張,一張100,單次泡則是250,但因為沒有泡過這間,怕不好什麼的,一次買30張真的太冒險。

我媽很聰明的在紗帽谷的門口問那些老人,她問到一個人願意賣他5張,也就是五百。我媽覺得賺到了,趁我爸又去大陸嫖妓的時候,找我陪她去。

那間是傳統大眾湯,也就是男女生大家脫光光,分開泡的那種。

那天是晚上。不得不承認,我沒有晚上去泡過大眾池。紗帽谷的大眾池是半露天的,走進去先式置物櫃與更衣間,大家都在那邊脫衣服。所以一牆之隔,轉進去就是大鵰森林,我雖然只有30CM,也是很乾脆的就脫一脫衣服去泡澡。

說實話我並不喜歡這種同性脫光光大家一起泡的環境,因為實在是不太舒服。但既然是我媽媽找我去,身為一個孝順的兒子,我一定會多陪她。

砲這種大眾湯,通常我的做法是趕快沖一沖,下去泡就不起來了。泡湯是很熱的一件事,但泡一泡起來散熱,在日本大家都會稍微遮一下,不會有個東西在那邊晃,但台灣不知道怎麼回事,大家都是不遮的,而且就大啦啦的躺在躺椅上。那畫面雖身為同性,但我真的很討厭也感覺很噁爛。

幸好,我有六百度的近視加兩百度的閃光,所以眼鏡一拿下來,一般來說,我只看的到模糊的一片散景,別人鵰再大、蛋再垂,我也無所謂,反正我又看不到。

我有告訴我媽,我不喜歡這種大家脫光的場景,我媽說:「你有的大家都跟你一樣,你管他?有什麼好看?」

重點不是你想看,而是心理感覺很不舒服。

對啦!我自卑、我小、我肥,我就是討厭看男人裸體不行嗎??

總而言之,當天也是下去泡了。我最近泡湯實在是太無聊,都帶了一本小說去看,最近看的作品都是南派三叔,講的是一些古怪奇幻的盜墓故事。那天在紗帽谷也是看這個。

那天晚上沒太多人,剛開始泡也就是看我的書。

我知道泡湯看書很奇怪,但我就是不想浪費時間只在生命中的一個時段,只做一件事。所以我寫文章一定會聽音樂,開車也會聊天,成衣買賣也交朋友,睡覺也作夢。人生苦短,一個時間單位,只做一件事,有點浪費腦袋的CPU功率。

很熱的池子畢竟沒辦法泡很久,我接著就去泡比較不熱的38度池,那個池子很小,是六角型,大概2個人泡還OK,但要有三個大男生一起進來泡,那真的就太擠了,腳會在水池裡碰到。

我在那池泡了很久,中間也有一、兩個人進來,都泡一陣就閃了,因為我算常去泡的,比較耐高溫,所以泡很久。

這時候,人生最雞巴的就是這時候!

有一個最後來的,大約看起來45~50歲上下的男生來泡,他把腳伸的很直,我說過池子不大,這樣多少會互相碰到腳,我相信沒有一個正常的異性戀男會喜歡朋到同性的腳吧?!我只好縮起我的腳,放在邊上。

這時他又一直發出聲音,連續打哈欠、撥水的動作...總之就是一直製造出一些聲音。後來我想一想,他根本是故意的。

當時也不以為意,大概泡了15分鐘,他問:「泡湯還能看書,你很厲害啊!」

「我常泡,所以還好。」我回答。

「你常來?」他問。

「陪我媽來,她很愛泡溫泉。」

「你看什麼書?盜墓筆記?」他問

「對啊!講盜墓的冒險」

「作家是大陸人?」又問

「對阿,台灣哪有什麼墓可以挖。」一問一答間,我不知道我已經落入了他的陷阱。

接著他問我幾歲,我說我30了,他說我看起來不像,看起來只有20幾,我說我老了,你太客氣。然後她又問我結婚沒,我說還沒。

後來不知怎麼的他說我這身材還不錯,我說我太胖了。

這時候,人生最雞巴的就是這時候!

他說他之前也很胖,說著說著就站起來,比了一下自己腰上的肥胖紋路給我看。我說過池子很小,我在看書,當然是帶著眼鏡。我當時坐在池子裡面,所以當他站起來的時候,他的離我的的距離大約一公尺左右,如此近的距離看另一個同性的鳥,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我很克制的不想去看,卻無奈的眼睛會盯到那邊去...真是不懂為什麼?

Anyway,接下來他坐下來,受忽然伸過來捏我的肚子三層肉,手伸過來忽然捏上來的時候,我開始覺得怪怪的。但接下來,更讓我整個呆掉的是,他捏到我的肚肥肉,就一邊講說:「咦,你看起來沒那麼胖啊?」

接著他說「有點肚子沒關係,種店是男生不能胖大腿」然後他的兩手就往我的左大腿上摸下去,而且那種摸法事一手扶著我的膝蓋內側,一手摸我的大腿上沿,並往大腿根部摸上去,都快摸到我的蛋了!

我那時整個都傻了!

他就這樣摸上來,我傻了之後,最蠢的是竟然沒有一拳打上去,還在心理想著:

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這樣正常嗎?

接著他似乎沒有發現我傻了,手從我大腿離開之後,還問我身高多高,我竟然還回答他我175公分。接著他說他178公分,還和我比了一下手的長度,說他是藝術工作者,問我是做什麼的。

那時我還在震驚的狀態下,大腿被男生撫摸的觸感,還在讓我的腦袋當機中,我不記得我隨便說了兩句什麼,就說我要去泡別池了。

我離開池子之後,走出了一些距離回頭看一下,發現他也上了池子在那個小池邊坐著。我不知道他有沒有看我,我跑去隨便沖了一下,衣服穿了就趕緊出去了。

到了外面,我媽還沒出來,我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等著,邊回味.....不,思考剛才發生的一切,我才知道他一定是故意的。他利用聊天的機會,隨便的就摸了我一把,想試試我是不是兔子

我媽泡溫泉出來後,我告訴我媽這件事,我媽一直狂笑我媽說要在男湯門口等他出來,問他為什麼要這樣?!

我趕快把我媽拉上車,我們就走了。

我把這件事告訴女友大人....她也一直笑,但沒有我媽笑的那麼張狂就是了。

幹!一點都不好笑好嗎?!!

我記得以前聽過女生朋友說在公車上或是在日本電車上被摸屁股,真的是呆了,完全不知道怎辦,我還笑她說,人那麼多,不會抓住他的手大叫就好...沒想到我自己遇到的時候,只能夾著蛋蛋跑掉...



對了,我要離開那個小池子的時候,那中年男子,他問我姓什麼住哪裡,我說,我姓「幹」...

創作者介紹
Sam

男気 | おとこぎ

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阿佑
  • 真的很討厭這樣的同志,要是我會馬上反應給旅館的人。
    不用懷疑了,他一定是在尋找獵物的雞佬。
    PS: 基佬也是有正派的。要尊重。
  • 阿達
  • 身為男性的我 也遇過類似的經驗, 真的很噁心,就像你說的,很後悔沒有打對方一拳,
    以後在這種坦然相對的地方還是多少遮一下,多注意自身安全吧
  • Susie
  • 真是辛苦你了!遇到這麼可怕的經驗,
    我是女生,第一次被性騷擾在國二,在公車上被摸屁股,超可怕的!跟你一樣直接嚇傻處於震驚狀態頭腦一片空白,然後意識到被性騷擾還很孬的讓他摸,更不敢大叫…因為覺得很丟臉也不知道會不會他不承認…然後回家大哭,洗身體,覺得自己很髒,檢討自己是不是穿了不應該穿的衣服,可是我穿過膝百褶裙和一般短袖T…那個陰影直到上大學才完全走出來…我國中國高中非常害怕跟男生有任何互動…有異性對我釋放善意我都會猜想他是不是有別的意思?真是黑暗的時期,那些變態大概沒想到他的一摸會讓一個女孩受創多年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