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660b0.jpg  

 現在的我在泰山服兵役,大家一聽到我當替代役,又直接分發回到居住地的公所服務,每天上下班當公務員,還可以每天回家睡覺,都露出不屑的表情,順便幹罵一句「爽兵」。我不知道爽兵對其他人的意義,但是我知道兩個月前我根本沒有想過要當替代役這件事。

 六月底的時候,我的研究所註冊拖兵役大法已經無法再拖延下去了,我到公所兵役課辦理提前入伍。我抽到的是空軍,聽到空軍,依定又有一堆人要幹罵我為什麼這麼好運,可以抽到空軍。但空軍其實不是我自己抽的,那是我18歲那一年,我在人日本當交換生,家裡做生意沒人幫我去抽籤,我的籤,是12年前的村長幫我抽的。當時空軍有3支籤,海軍陸戰隊有8支籤,整籤桶約六百支籤,當年,村長幫我抽的,就是人稱的上上籤。

 12年後的七月四號,我當了替代役。

 成功嶺受訓的那一段以後再補上吧!簡單講就是一段靠么的男性成長與反省歷程,即使已經高齡30歲的我,仍然學到很多。從常備兵變成替代役的關鍵就是「家庭因素」,也就是政府的德政。我媽媽大腸癌第四期(沒有第五期,各位),比照中度身障,再加上我解解已經嫁出去,家中照顧母親人手不足,因此可以專案申請當替代役。跟我同梯同樣是因「家庭因素」服替代役的,全台灣有55人,所以你就知道,這55個,都是有故事的人。我們的家裡都有許多我們不想要的原因,讓我們可以服大家口中所謂的「爽兵」

 知道了爽兵的由來,你或許會覺得其實我們一點都不爽,我在成功嶺和因為家庭因素申請進替代役的大家聊天,有人希望他的媽媽也沒有生病、他的父親能再站起來、家裡沒有植物人、家裡沒有重殘家人也不是低收入戶需要照顧...,我們都認為,當常備兵根本又沒差。

 替代役到底爽在哪?』

   『替代役到底爽在哪?』

  『替代役到底爽在哪?』

 直接不用當兵比較爽吧?家裡平安比較爽吧?大家都身體健康比較爽吧?羨慕別人,或是酸別人,或許對於當下的情緒發洩與爽度,有一種把別人比下去的快感。

 就是那種:「幹我那時當兵怎樣怎樣...的雞巴!」

 當兵就是這樣啊!很鳥的單位就操你,黑不鳥的單位也操你,抱怨嘛!誰不會?當兵的人是全世界最會抱怨的人;打飯班的嫌把飯好累好熱,當班長的嫌罵人做文書行政很累;當駕駛兵的也嫌車不好開車上冷氣太冷很不舒服...

 每個人都在抱怨,沒聽過有人當兵沒在抱怨的!但當完兵的人,都在回憶這些辛苦的事情,不是嗎?每次喝兩杯酒,就聽那些叔叔阿伯在講以前當兵的事,同樣的橋段講十幾年還不就那些。既然回憶那麼美,又幹嘛回頭來恥笑我?

 我現在公所上班,早上八點到下午五點,中間五休一小時,完全比照公務員的作息。該加班也是要加班,尤其是最近政府的「中低收入戶」擴大社會福利專案施行,一堆人來申請。申請審核的文件與手續都非常的多,審的也很嚴格,我們都是想盡辦法讓大家能得到幫助,申請到政府的補助。其他業務則是要幫助獨居老人和殘障福利申請業務。但我在這裡努力,和那些執干戈衛社稷的常備役相比,是不夠雄糾糾氣昂昂,少了些男子氣概,但是我並沒有這種感覺阿?!就我所知,我們很多替代役同學,每天也是早上起來跑3千、拉單槓(包括我)。很多事情,不是一般表面上看到的那樣的。

 我每天都在心理禱告和念經,我不知道哪邊的神明會比較幫忙,但是我想這就像是和銀行貸款,多跑幾家總比較有機會借到錢。我都告訴神明,希望我媽的腫瘤能具體縮小、消失,我希望他每天快樂、每天笑,不要眉頭深鎖。我也希望每天有人關心她的心情,都有朋友會來看她。我每天早上吃素,從我決定發願到現在連續吃了約3年。我不知道吃素對於地球有沒有幫助,但是有些老人說這樣會很好。我相信有神,也非常肯定有外星人,如果有外星人的話,我真的希望能見祂一面,求牠幫我媽治病。因為外星人都能穿越那嚜遠的距離來這裡了,治病對他們來說一定是小菜一碟,不是嗎?

 那些不論是羨慕、或是酸我的人,其實我都很感謝他們。至少,有人注意到我媽媽、知道我們家的境遇,知道我有ㄧ個專跑大陸但不是做生意的父親。(爸,你的保險套

 希望大家都能愉快的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Sam

男気 | おとこぎ

Sa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